每次当众演讲时,除了感到心跳加快、茫然失措之外,我总是被另一个问题所困惑:这两只冰冷的手究竟应该放在哪里?

它们就像初吻时的鼻子一样让人觉得多余累赘。到底该放到身体两边,还是插进口袋,还是要抱在胸前,或者伸到鼻孔里?

如果你也有和我一样的困惑,不妨看看《魏斯曼演讲圣经》和《看懂肢体语言》这两本书。这个技能可远远不止在“演讲”中才用得到,跟亲人朋友的日常交流中,也需要“手舞足蹈”。

著名的“肢体定律”说,在沟通中,交流者所表现出来的感情、态度和意图,由肢体语言表达的占 55%,通过语音语调表达的占 38%,而通过文字表达的只占 7%。

也就是说,在沟通效果上,讲话的方式比讲话的内容重要得多。你的思维内容以语言的形式传递出去,而非语言的暗示却会以它十倍的感染力让听众深信不疑。

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?为什么我们会对肢体语言、表情和语音语调如此痴迷,我们明明是在全神贯注地关注文字内容呀。

两本书中有类似的解释,就是“共情效应”,也就是“我们天生有通过模仿对方的神态和肢体理解他的立场、体验其感受的习惯”,我们的大脑有进行深度模仿的自动机制,并能通过这种机制跨越时空分享心理体验。

之前我知道巴甫洛夫的狗,我以为我们对肢体语言的理解来源于经验和条件反射,但听到这个“模仿体验”理论的时候我觉得这套理论更符合人类对肢体语言的理解和感受。

简而言之,看到山楂的照片我们感到酸,满口唾液,因为我们曾经吃过,这让我们回忆起了“酸”的感觉,这是巴甫洛夫的狗。

而看到电视上一个人吃了一口不知道什么的东西,然后眯着眼睛撇着嘴皱起眉头时也会觉得酸,却是下意识模仿对方的动作,然后感受到“酸”,这就是“共情”。

对了,顺便说一句,看某些动作片时若感到血脉喷张,应该是后者。

我认为这是这两本书的洞见:驾驭让人印象深刻的肢体语言不应该死记姿势,不应该照本宣科,而应该理解沟通的“目的”,基于目的弄清楚希望听众产生什么样的“情感”,然后假设自己是听众,放松身体,在脑海中想象这样的情感,感受自己的呼吸和身体冲动。

比如,有个人想说“是的,我们做得棒极了,那些竞争对手在我们面前灰头土脸”,你要想让听众感受到充满信心并踏实可信,不妨闭上眼睛感觉“简单可依赖”的情绪,你感到气沉丹田,会把双手摊开,会目光坚定等等等等,你看看这个图感受一下:

换个感觉,你想让听众感到热血沸腾激情万丈,那就闭上眼睛感受“激动、冲动和相信”,你会大口吸气,身体挺拔,感到血液循环加快,瞪大双眼双手高举甚至做出富有侵略性的坚定表情,你再看这个图:

再试试让听众感到你愚蠢至极,内心惶恐不安,缺乏自信,唯唯诺诺。不是开玩笑,闭上眼睛感受一下,看看你是不是变成了下面这个样子:

至此,我觉得你应该已经掌握了最核心的技巧:让自己的情感告诉自己最合适的肢体语言,体会并记住它们,练习它们,然后在交流的过程中展示出来。听众会在潜意识中模仿你,并感受到你希望他们感受到的情绪。

话说回来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除了上面说到的“共情”之外,书上还有不少实用的技巧和实例。其中《看懂肢体语言》一书中的技巧比较多,《魏斯曼演讲圣经》中的实例比较多。

实例我不啰嗦了,大家可以自己去看,我总结下两本书里的几个有趣的技巧。

一、异常面、真实面、激情面

这是《看懂肢体语言》一书中的核心理论,作者把人的身体分成三截,腰以下叫异常面,引导观众关注这个位置会显得交流者有些警惕、紧张、没信心,所以作者极力反对双手下垂(有趣的是《魏斯曼演讲圣经》中却认为这个姿势并无不妥)。

腰腹部位叫做真实面,这个区域会让人感觉真实自然平和可依赖,作者认为想表现类似情感的时候应该引导观众注意这个区域。肋骨及以上叫做激情面,顾名思义代表激情冲动和无所畏惧。

随手翻看一些演讲的照片或视频资料都会发现,大量的手势都集中在“真实面”和“激情面”。如果你实在不想去考虑把手放在哪里,不妨就做一个索取拥抱的姿势,这个动作会让你自信平和,充满魅力,感受一下。

需要提醒一下的是,把手放到“激情面”固然让人激动,但如果你一直这样做会显得自己是个冲动而情绪化的蠢货,即使是电视销售中的那些充满能量的推销员也不会这么没有节制的。

二、眼神交流、伸出一只手

这是《魏斯曼演讲圣经》中的一个原则,关于在沟通中眼睛看哪里。书中提到的原则是,每次找一个听众,并且想象是在跟他一对一交流,他入戏之后,再看下一个听众。也就是把你的演讲看作一系列的一对一交流,而不是一次一对多交流。

这是个挺实用的技巧,我曾经试过天花板策略、脚趾尖策略和电风扇策略。顾名思义,就是盯着天花板,盯着自己的脚尖,或跟电风扇一样茫然地来回扫视,你应该可以想象,蠢透了。

另外,在眼神交流中向观众伸出手的动作是非常有魅力的,你看:

三、声音弧度

这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话题,我曾经在书评里开玩笑地抱怨过“读诗有什么用”,这里就有一个一个非常功利的作用:从诗中体会学习韵律和平仄。

上文中说过,语音语调在交流中也占有 38% 的重要性,掌握你说话中的阴阳平仄、抑扬顿挫非常重要。写文章也一样,为什么有人写出的东西让人觉得吐纳有度温润适喉,而有人写出的就总觉得差点火候儿?这就是原因。

还有很多写字儿的天才,喝几口烈酒,晕乎乎研磨舔笔,随便一出手就能丝滑入口,让人泪流满面。

人们已经习惯了在声音和音调中寻找信息的结构,书中提到“声音弧度”,升调让人觉得充满疑虑,降调让人坚定而充满信心。但我认为“声音弧度”远不止此,你可以感受一下。

说了这么多,其实都是纸上谈兵,要想游刃有余,就需要许多有意识的练习了。

当然,不得不承认,天赋也非常重要,甚至是至关重要,有人天生就非常具有煽动性,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就是那么迷人,魅力十足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大部分人并不具备这样的天赋。因此,刻意练习就是非常必要的了。

古希腊著名演说家德摩斯梯尼天生口吃,据说他为了改掉自己这一缺陷,曾通过口含石子朗读来纠正自己的发音,还一边登山一边吟诗,以此来改掉自己讲话时气短的毛病。

作为程序员,我们并不需要以演说家的标准要求自己,但依然有必要掌握流畅而富有感染力的演讲能力。其中神态、动作、声音的运用起到决定性的因素,希望你能够从今天的分享里获得启发,成为一个优秀的演讲者。

>>下期更新:《程序员技术演讲5:如何把你的观点深深地刻在别人的脑海中?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