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给你推荐一本叫《粘住》的书,这本书我很喜欢,读过很多遍,书的副标题是“为什么我们记住了这些,忘掉了那些”。

作者总结了 6 个让你的观点更具影响力的诀窍,分别是简约、意外、具体、可信、情感、故事。

6 个有点儿多了,凑一桌麻将还能多出俩买马的。这完全跟其中的第一个要点“简约”矛盾嘛,还真是有点儿替作者害羞呢。

书中虽然有 6 个并列的要点,但我认为《粘住》的核心是 **“故事”**,整本书都是在教你如何“讲故事”。

别小看讲故事,演讲中让听众记忆最久的是故事,新闻报道中最打动人的也是故事,伟大的小说家、编剧花毕生精力讲出的还是故事。

我们这些直立行走的灵长类动物,天生偏爱故事。

技术演讲中,想让你的观点能够深深地刻在听众的脑海里,最有效的方法也是讲故事。

说这么玄乎,到底什么是故事?

我最初接触这个概念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,大部分所谓“教程”的逻辑都是拿出一段很有煽动力的话,告诉你这就是“讲故事”的表达方式,然后说几个挺朗朗上口的原则,散乱而缺乏逻辑。

于是我通读了若干本关于讲故事、关于说服、关于影响力的书,最终总结了一个自己的回答:

凡是能让人在脑海中产生画面感的话语或文字就是故事。

所以“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个庙……”是故事,“让用户脸上带着微笑离开”是故事,“吸烟导致阳痿”也是故事。

而“自然环境中的宗教聚集地”不是故事,“一流的用户服务”不是故事,“吸烟有害健康”也不是故事。

这本讲故事的书之所以叫做“粘住”,是因为作者认为一个能抓人的观点,应该像尼龙粘扣一般,相互一接触就有无数的小钩子抓住绒面,钩子越多就粘得越紧。

故事就是这样的粘扣,通过利用脑海中的画面感、利用各种视听触嗅觉、利用你脑海中已经存在的资料、利用你的各种情绪作为钩子,让故事和故事背后的观点及诉求紧紧地抓住你。

童年的房子在你脑海中有大量的钩子,窗外的蝉、院子里的狗、邻居家的糖果和姑娘、还有扑面而来麦秆味儿的风。

而一张新的信用卡卡号在你脑中只有一个钩子——如果它足够幸运的话。所以你更容易记住童年的房子,即使它已经离你远去。

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,最重要的诀窍就是 ——“具体”,我觉得这是这本书中最重要的洞见。

首先,具体让人产生画面感,产生更多的钩子。

我们来做个测试,现在闭上眼睛想象 5 件“白色的东西”,睁开眼,再闭上眼睛想象 5 件“冰箱里白色的东西”,如果你不在医院工作的话,两个测试对你的难度应该是类似的,甚至第二个更容易一些。

第一次闭上眼睛的时候,你可能感到一阵茫然不知所措,而在第二个测试中,你脑海中可能会浮现出一扇打开的冰箱门,寒气伴着羸弱的光迎面而来,各种白色的东西栩栩如生地摆在面前。这就是画面感,这就是故事的力量。

其次,具体让人更容易产生情绪

恐惧、同情、感动、意外等等都是情绪,当人们带着情绪感性思考时,更容易被影响,被打动,也更容易记住你的观点。

而让听众动感情的最好办法就是用“具体”的故事。想想看,所有的募捐广告,催泪视频,都会讲一个具体的人,而不是讲宏观数据。

“由于物资不足,当地 30 万适龄儿童中,有 40% 无法负担基础教育所需的费用”和“只有 8 岁的女孩唐小鱼每天清晨 5 点起床上山砍柴,却依然凑不出两块钱购买作业本”相比,第二个故事的募捐效率显然更高。

特蕾莎修女曾说过:“当我面对人群的时候,我束手无策,但如果面对的是一个人,我便有了办法”,这便是因为“一个人”足够的具体,更能打动人心。

对了,既然作者把“意外”也当做一个要点单独列出来,我也就多句嘴。意外也是一种情绪,在演讲或写作中,“意外”是有效的抓人手段,我们的大脑天生对不合常规的事物格外重视。

当年博加特所说的“狗咬人不是新闻,人咬狗才是新闻”说的就是这个理儿。

意外的关键在于打破听众的推测机器,当你以为他将要亲吻新娘时,他突然出现了,拉起他的手跑出了教堂,这就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。

第三,具体让人产生可信感。

可信感是好故事的重要前提,除了社会认同、权威背书之类老生常谈的方法外,“添加细节”让描述更加具体,也是增加可信度的一个重要手段。

“某人被劫”和“在杭州工作的小王昨晚 11 点左右行至江六村天桥下时被 4 名蒙面暴徒袭击,抢走 iPhone 手机和 3000 元现金”这两个故事,抛开所有其他逻辑,哪个更可信一些呢?

显然是第二个,第二个故事在脑海中也显得更加鲜活,更容易被记住,这就是“加入细节”的力量。

以上就是讲好故事的三个关键点。具体到技术演讲中,技术案例天然就具备组织成一个好故事的各个因素,我们可以通过上面提到的方法,结合自己的技术实践案例,整理出属于自己的精彩故事,从而把你的观点深深地刻在听众脑海中。